Simbelmynë
Flower of Always Memory
DATE: 2011/01/23(日)   CATEGORY: SHK
Maerchen 的矛盾
一个多月了,把Maerchen again and again and again and again and again……地反复听了不知多少遍,然后这句引起了我的注意:

从墓地开始的 七部童话(Maerchen) 在Id里潜藏的 矛盾的陷阱
那故事的策士(作者) 用存心的谎言 编织错落的幻想



然后我就去找矛盾了-.-

1. 宵闇の唄

可能不算是矛盾的一点:在光と闇の童話中还在叙述生前遭遇的贞男同学在换装的同时把记忆也忘在了旧衣服里……于是在“啊 不过那只是错觉呀”和“至今 我也 难以忘却…… 至今 我还 难以记起……”这两句时我都有点愤怒OTL

2. 火刑の魔女

“魔女”之前还是穷困潦倒,为何又能拥有糖果屋……?难道是女儿和贞男为了复仇给的?好像有点不大可能吧……

3. 黒き女将の宿

似乎找不大到矛盾?不过感觉这首稍有语焉不详,似乎是省略了一段情节的感觉……我不大明白肝脏子是第一个被老板娘取肝的还是老板娘暴走后把肝脏子的肝拿走的,唔……

4. 硝子の棺で眠る姫君

注意力全放在

“你这家伙是什么人!”
“你可以叫我Idolfried Ehrenberg。”
“别扯淡了,Cortes在哪里!”
“我没有义务告诉你们这些低能的家伙。”
“闭嘴!”



这里了OTL

5. 生と死を別つ境界の古井戸

“爸爸明明乘船出去,可不知为何却掉进井口淹死了。”我觉得这是一矛盾(爆)

有人怀疑爸爸就是上文那个Idolfried,以及贞男借用了他的身体什么的……我觉得前者比较可能,后者||||因为很爱贞男的被净化,所以不太赞成。

井户子掉进井里后来到的那个“仙境”以及霍勒大妈……不,姐姐,我认为都是贞男搞出来的把戏。(Live里似乎贞男手持玩偶唱歌扮演面包苹果萌爆了……)最后的老鼠声以及“金”与“菌”还蛮黑的……这首可能最有深意。

6. 薔薇の塔で眠る姫君

这首其实是最先引起我的怀疑的。因为野蔷薇姬要睡上一百年的话,那贞男岂不是要等她睡个一百年……只能说是睡了一百年再遇到贞男了|||| 因为不大可能时间跨度有这么长吧……那样光子太可怜了。由此我突然有一种“也许这些童话只是贞男或暗子的虚拟”的感觉。

顺便

“她真是个睚眦必报的女人啊。”
“伤到女士的自尊,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这句一开始我就以为是在说野蔷薇姬,后来才发现也可以是说贤女……(……)

7. 青き伯爵の城

“对于那些把你判为魔女的忘恩负义的猪猡们,我决不饶恕啊!”



注意力全在这句了OTL

勉强来说“我娶来新的妻子之后就侵犯她,侵犯完之后就把她杀掉……”这句,最后那个妻子明明是开了密室才让蓝胡子准备开杀的||||

8. 磔刑の聖女

变成了圣像的圣女。



因为野蔷薇姬的那段,总让我觉得光子是等了太久变成圣像了……(望夫石自重)

我们俩一起去看的野蔷薇
我想让你躺在它怀里,就把它种在你的墓碑周围
可最终它还是没能绽放啊……



如果说光男的的墓就是井户的话,那很明显野蔷薇已经开了。或者说那是在光子死去后很久以后的事了……但是我还是认为应该是死了后立刻就能去到贞男的境界的。

9. 暁光の唄

这首,找,找不出了。

总之自己瞎想了这么些,可能永远没什么解答,无所谓心甘情愿被坑,等待Live和下一地平线TvT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Simbelmynë.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