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belmynë
Flower of Always Memory
DATE: 2010/07/18(日)   CATEGORY: Game
Dragon Age 队友对话 Nathaniel篇
原文从 http://dragonage.wikia.com/wiki/Dialogue 上扒得,不保证质量。
─────────
Nathaniel 与 Oghren
─────────
O:那一套“沉默坚忍”的东西一定让你多了很多事吧,哼?
N:我把这当作爱慕了,Oghren?
O:什么?不!不,唔至少——不!
N:很好。那我不用担心在营地会喝太多了。
O:嗨。好吧,我喜欢你。只是不是那种喜欢。
─────────
N:我的哥哥曾经也像你那么喝酒,矮人。
O:那你哥哥是个有趣的家伙?
N:他几乎能在任何地方找到乐子。然后他会吐在你鞋子上。
O:啊,欢乐时光。
─────────
N:你有想过回到奥扎玛吗?
O:不确定我可以回去。严格来说我现在是个地表矮人了。
N:“为什么说是严格来说”?你也不确定?
O:他们又不会给你寄封信。“恭喜!你被踢出战士阶级啦!”
N:你会介意吗?
O:有时。然后我就喝更多点,那些想法就滚蛋了。
─────────
N:请允许我说,尊敬的矮人,在战场上你真是一支令人惊恐的力量。
O:这是个笑话么?我只在那个时候发了怒因为我很惊讶……
N:不,这……这是个称赞。
O:我没得到过很多称赞过。
N:我不知道为什么。你的技术是——
O:(打嗝)
N:好吧,是了。我想我知道为什么了。
─────────
O:你是雷顿·豪尔的小杂种了。
N:这是一种表述的方法。
O:在军队里他们说起过你。Fergus Cousland说你没胆子再露脸了。不过你证明他是错的了。我佩服你。
N:是吗?
O:是。把警告抛之脑后,一头撞进危险里,再咒骂后果——那是生存的唯一方式。
N:谢谢……我想。
O:对。别去管别人想什么。Oghren在你身后顶着呢。
─────────
N:我父亲被杀时你在那儿么?
O:(叹气)别再去挖掘那些已经埋葬了的东西了。对谁都没好处。
N:无论人们怎么说他,他依然是我父亲。而我只是想知道他是否……他是否受苦。
O:我不是你该问的人。
N:(叹气)很好,Oghren。回避了这问题。
─────────
O:你知道,当你父亲接管了丹若林伯爵的地位,他把自己的卧室移去了牢房边上。
N:你在说什么?
O:听起来像是某人喜欢在睡前享受一点拷打。
N:Delilah确实说父亲开始沉迷于自己的黑暗面……
O:每个人都需要爹地问题。只是设法去克服这个。
─────────
Nathaniel 与 Sigrun
─────────
N:我看过你的战斗,Sigrun。死亡军团把它的人民训练得很好。
S:噢,他们教了我一点技巧,但在那之前我就已经战斗过很久了。
N:哦?你在奥扎玛的军队里战斗?
S:为残羹剩饭战斗。为睡觉的地方战斗。为生存而战。
N:噢,我……我的意思不是……
S:没关系。你是个贵族。
─────────
N:Sigrun,我知道在贫困中求生有多难。当我从自由边境归来时,我一无所有。没有钱,没有家庭——一无所有。
S: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些。
N:为你的求生,你有了我的尊敬。
S:我没求生。死亡军团,记得么?
N:……哦。
─────────
S:高兴起来,没人喜欢坏脾气的家伙。
N:对于一个死掉的女人来说,你真是非常神气。
S: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变得不怎么神气些。‘深渊之路的黑暗渗入了我的灵魂!这个世界已死!我的心变黑了!唉!喔!喔!’
N:还是继续神气下去吧。
─────────
N:你是如何忍受住在一堆石头下的?
S:不知道。我们只是就这么住。
N:奥扎玛在山脉底下。只要想到在头顶上有一整座山的压倒性的重量我就发抖。
S:地表人住在房子里。如果房子倒塌了,它也会把你压死。
N:谢谢你提醒我。
─────────
N:你不会觉得你真的死了吧?
S:我?还没真的死,没。象征性的死了,大概。
N:那又什么不同?
S:几品脱血吧。
─────────
N:奥扎玛的那部分——尘埃镇,它叫?它真如我所听到的那样吗?
S:我不知道。你听到了什么?
N:比如它就像是个真正糟糕的平民窟。或者说外族区。
S:噢,不,不。我见过一个外族区。那要漂亮多了。
N:我开始觉得很幸运了。
S:那远景不棒么?你会觉得那些高大的人会看得更多。
─────────
S:我在要塞里我的床下找到了些东西。我猜那是你的。
N:Maggie小姐!我记得她。她不是我的——是我姐姐,Delilah的。Maggie小姐是她特别喜欢的洋娃娃。
S:Maggie小姐好像丢了她的手臂。
N:Delilah和我打过一次架。然后我扯掉了Maggie的手臂,把它们藏在了Delilah之后会找到的地方。
S:你真是好心。
─────────
Nathaniel 与 Anders
─────────
A:你是豪尔家的?
N:想问什么,法师?
A:嘿,我喜欢豪尔家!我也喜欢为什么家,谁家和什么家。
N:真聪明。
A:真可耻,花了我这么久才说出来。
─────────
A:你知道,Nathaniel,你就像我。
N:是吗?
A:谁都因为那些可怕的事情而讨厌你的家族,即使你没有参与!
N:希望你有理由,Anders。
A:就像你是个法师!如果有更多豪尔家的人,他们会把你们都关在一个塔里来保护其他人!
N:真是个毛骨悚然的类比。
─────────
N:我想了你说过的那些,Anders。我家和法师们的对照。太蠢了。我不会仅仅因为是豪尔家的人就改变成一个令人憎恶的人。
A:我没有说这是个完美的类比……
N:身为豪尔家的人也不会让我管制你的精神。
A:你是不是有点走题了?
N:我不是个过渡简化的爱好者。
A:好吧,好吧。你的损失。
─────────
N:你不是一直穿着长袍吧?
A:除了我裸体的时候。
N:我是说当你逃离法师环的时候。长袍很好认。
A:就像在我脖子上挂了块“我是法师!”的标志。我喜欢给圣殿骑士方便。
N:啊,所以就变成了这样。
─────────
N:你看起来很喜欢那只猫,Anders。
A:不如说他非常喜欢我。是不是,Ser Pounce-a-lot?
Ser Pounce-a-lot:(喵!)
N:不觉得这名字有点……荒谬?
A: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叫他?Frederick?
N:更糟了,我想……
─────────
N:为什么圣殿骑士总能找到你,Anders?
A:难以置信的愤怒,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能找到我。
N:肯定是因为某些恶作剧。
A:他们开始招募女性了。男性圣殿骑士可不会停下问路。
N:真不能跟你说话。
A:我尽力了!
─────────
Nathaniel 与 Velanna
─────────
N:你的瞪视表明了你一点也不在乎我的态度。
V:我只是好奇你们种族怎么能称呼自己为“贵族”。这好像很讽刺。
N:我们喜欢讽刺。而且读它的时候舌头卷动起来要比“压迫者”舒服多了。
V:啊,所以你真是个有趣的人类。
N:不是我。我哪里胆敢娱乐你啊,我的女士。
V:(咕哝)
─────────
N:还在用那致命的目光,我的女士?
V:“我的女士”是人类的称呼方法。
N:这是一个表达尊重的词。你觉得这种尊敬是人类特性么?
V:现在你在嘲弄我了。
N:我认为你是个可爱的女子,并且值得一点尊重。所以我称呼你为女士。
V:很好……停止吧!
─────────
V:所以你不仅放弃了刺杀杀了你父亲的灰袍守望者,你还加入了这个组织。
N:你是不是在试着挑起一场打架呢,Velanna?你逗弄我就好像是个小孩儿。
V:我只是想知道你感觉如何。
N:知道你只因自己的过于傲慢而没有确定真相就谋杀掉所有人后,你感觉如何?
V:真是舒服。
N:你真是个糟透了的家伙。而且你的耳朵滑稽得很。
V:什么?现在谁是小孩儿了?
─────────
V:我可能对你判断失误了一点。
N:只有一点?
V:我有时会拿同样的画笔去描绘所有人。
N:只要那是支漂亮的画笔,我就不介意。
V:我肯定我不知道那是啥意思。
N:意思是我知道你的道歉了,我的女士。
V:很好,那么。很好。
─────────
V:你之前说起漂亮的画笔的时候,你是在说……我吗?
N:(轻笑)这又不会是第一次有人说你漂亮。
V:如果这是呢?
N:那你一定没怎么跟人说过话。
V:大多数人类不值得与之说话。
─────────
N:你相信你的先祖曾经是永生的。
V:我不用“相信”这个。这是真的。
N:你怎知道?
V:长老何必说谎?
N:真的,何必?
─────────
V:那你不相信精灵曾经永生。
N: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
V:你问过我是否相信我的先祖曾经永生。
N:那在那个问题里有暗示我相信什么别的吗?
N:那你确实相信精灵曾经永生了。
N:我也没有这么说。
V:你……真是……气死人。
─────────
Nathaniel 与 Justice
─────────
N:你会不会需要换身体呢,Justice?
J:我都没希望过占据这一具。为什么我还要换去另一具?
N:你或许需要,除非你想看起来更像一具僵尸。
J:我……会觉得不要去想这个更好一点。
─────────
J:那种……你说过的想法。更换身体。
N:我想对你来说不是个好话题?
J:这种事情会被允许吗?这不会被认为是可憎的吗?
N:如果是死人的就不会,除非他们需要那身体,Justice。
J:但我仍然可以感觉到曾经活着过的这个男人。我知道他的身体,他的……这不只是具身体。
N:那……很好,不是吗?我宁愿你这么觉得。
J:或许你是对的。
─────────
N:如果你找到了一具活着的身体可以占有会怎么样?
J:即使我知道怎么做,我也不会占有活物的身体。这就像是恶魔的行径。
N:如果那个人是自愿的呢?
J:为什么一个人类能允许这种事情?
N:为了生存。为了爱。或许在一起,你可以做到他们不能一个人做的事情。如果你奉献而不是索取,我会认为你并非恶魔。
J:这……值得考虑。谢谢你,Nathaniel。
─────────
J:你是个盗贼?
N:谁,我?专业地说不是,我的朋友。
J:但你曾因盗窃未遂而被下狱。
N:盗窃那些原本属于我家的东西,它们被不法地拿走了。
J:可信的故事。
─────────
J:你还没有偿还你的罪过,人类。
N:还在耿耿于怀这个?
J:你被释放了,但你没有忏悔。
N:被迫听你说这些算不算足够的忏悔了?、
─────────
N:除了衡量公正与否,你会做别的什么事吗?
J:我并不是只在做这个。比如,定义我的本质。
N:那你生来正义?一个小小的,自以为正义的正义的婴儿在灵界爬来爬去?
J:我不是生出来的。我只是就这样存在。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Simbelmynë.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