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belmynë
Flower of Always Memory
DATE: 2010/07/14(水)   CATEGORY: Game
Dragon Age 队友对话 Velanna篇
原文从 http://dragonage.wikia.com/wiki/Dialogue 上扒得,不保证质量。
─────────
Velanna 与 Oghren
─────────
V:矮人的数量真的在减少吗?黑灵经常在奥扎玛的大门口威胁着要击溃你们?
O:是……和是。这只是时间问题。
V:我们精灵数量上也很少,我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是宝贵的。但你……你脱离了你的无社会阶级的禁止携带武器,而且你看到了在Kal'Harol发生了什么。
O:是的,唔……贵族阶级有根手杖撑着屁股。那手杖叫做,“传统”。
─────────
V:如果你一定要靠这么近,矮人,我更希望你能转过头去。
O:唔,抱歉这样看着你。在你女性壮景就在我齐眼的地方时我实在无法克制。
V:什么?我是说你的——
O:噢,你不是在说——呃,你刚才在说什么?
V:你的呼吸,矮人。那来自于你大张的喉咙的下降云。
O:(窃笑)他们不是随便就叫我为奥扎玛的妇女杀手的。
─────────
V:告诉我你们族人的事,矮人。
O:唔,精灵,首先,我们不喜欢被称为“矮人”。
V:我道歉。请告诉我你们族人的事,Oghren。
O:我就告诉你一件事——你们那瘦骨嶙峋的身体和精灵符号完全比不上我们的女人。
V:你觉得我瘦骨嶙峋?
O:没错。看这屁股。你能叫这屁股吗?男人喜欢多些屁股肉。
─────────
Velanna 与 Sigrun
─────────
V:我发誓我看到你在那里捡起一把尘土嗅!
S:我没有。
V:你有!我看到了。
S:(叹气)好吧。但那闻起来很棒,就像落叶和阳光。精灵不是本应与自然很亲密么?
V:那是象征性的!我们不会用它来塞鼻子!
─────────
S:你是我第一个认识的精灵。你觉得荣幸吗?
V:为何我会觉得荣幸?
S:你的行为会影响我对你的种族的观点。永远的。
V:噢。谢谢。我需要更多挂虑。
S:我乐于帮助!
─────────
S:你真的,真的脾气很糟。
V:你注意到了。
S:我善于识人。
V:啊,所以这和事实上这点非常明显毫无关系。
─────────
S:你的耳朵好尖,就像动物。它们会让你听力更好吗?
V:你……你是在说我的耳朵很大?
S:不是过头的……
V:你觉得它们很滑稽,是吗?
S:既然你说起了这个……
V:我知道了!别跟我说话。
─────────
V:为何你如此忠于你的死亡军团?还有奥扎玛?他们不是反感你么?
S:他们反感。我没有阶级,所以我对他们来说无价值。
V:但你仍放弃自己的性命去证明……证明什么呢?
S:我……我不仅仅是他们所说的我?
V:你不欠他们什么。你不需要去向他们证明你的价值。
S:或许我需要向自己证明。
─────────
Velanna 与 Anders
─────────
A:我有告诉过你我发觉女性身上的纹身有难以置信的魅力吗?
V:我有告诉过你我发觉大多数人肉体上道德上都令人厌恶吗?
A:很高兴知道!
─────────
A:或许有一天我们可以坐下来讨论讨论法术?
V:怎么可能?
A:怎么不可能?伟大的文明构筑于分享观点。
V:分享?你的意思当然是说偷窃。从被征服的人们那儿偷窃。
A:你知道你很易怒吗?我认为愤怒取代了你的脑袋。
─────────
V:愤怒没有取代我的脑袋。
A:哇呜。她对我说话了。自发地。快看天上有猪在飞!
V:呸。忘了这个。
A:(窃笑)对不起。我忍不住嘛。
V:(叹气)人类和他们抑制不住的冲动。
─────────
V:你逃出了法师环,是么?
A:好几次。但他们总是能通过护符找到我。我可没那么想被抓住。他们也总是派同一个圣殿骑士来追踪我。又或者她这么要求的。我希望是后者。在被押回塔的远行中——我被戴上镣铐,她默默地瞪着——空气几乎都要焦掉了。
V:你屡次逃出了法师环,只是为了个女人?
A:唔,不是为了她。但是她让抓捕变得更有趣了。这就是我,总是往好的方面想。
─────────
V:我的火球要比你的大。
A:尺寸不说明什么,Velanna。
V:法师环里没跟你说过么?他们总是尽量不伤害你的感情。
A:法师环欺骗了我?安达丝蒂之剑啊,我的世界崩溃了!我简直难以自持了!
─────────
Velanna 与 Nathaniel
─────────
N:你的瞪视表明了你一点也不在乎我的态度。
V:我只是好奇你们种族怎么能称呼自己为“贵族”。这好像很讽刺。
N:我们喜欢讽刺。而且读它的时候舌头卷动起来要比“压迫者”舒服多了。
V:啊,所以你真是个有趣的人类。
N:不是我。我哪里胆敢娱乐你啊,我的女士。
V:(咕哝)
─────────
N:还在用那致命的目光,我的女士?
V:“我的女士”是人类的称呼方法。
N:这是一个表达尊重的词。你觉得这种尊敬是人类特性么?
V:现在你在嘲弄我了。
N:我认为你是个可爱的女子,并且值得一点尊重。所以我称呼你为女士。
V:很好……停止吧!
─────────
V:所以你不仅放弃了刺杀杀了你父亲的灰袍守望者,你还加入了这个组织。
N:你是不是在试着挑起一场打架呢,Velanna?你逗弄我就好像是个小孩儿。
V:我只是想知道你感觉如何。
N:知道你只因自己的过于傲慢而没有确定真相就谋杀掉所有人后,你感觉如何?
V:真是舒服。
N:你真是个糟透了的家伙。而且你的耳朵滑稽得很。
V:什么?现在谁是小孩儿了?
─────────
V:我可能对你判断失误了一点。
N:只有一点?
V:我有时会拿同样的画笔去描绘所有人。
N:只要那是支漂亮的画笔,我就不介意。
V:我肯定我不知道那是啥意思。
N:意思是我知道你的道歉了,我的女士。
V:很好,那么。很好。
─────────
V:你之前说起漂亮的画笔的时候,你是在说……我吗?
N:(轻笑)这又不会是第一次有人说你漂亮。
V:如果这是呢?
N:那你一定没怎么跟人说过话。
V:大多数人类不值得与之说话。
─────────
N:你相信你的先祖曾经是永生的。
V:我不用“相信”这个。这是真的。
N:你怎知道?
V:长老何必说谎?
N:真的,何必?
─────────
V:那你不相信精灵曾经永生。
N: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
V:你问过我是否相信我的先祖曾经永生。
N:那在那个问题里有暗示我相信什么别的吗?
N:那你确实相信精灵曾经永生了。
N:我也没有这么说。
V:你……真是……气死人。
─────────
Justice 与 Velanna
─────────
V:唔……你的皮肤剥落了。
J:是吗?我没有注意到。
V:我能给你些药膏吗?有什么我能做的?
J:不,谢谢你的好心,但是Kristoff的身体已经死去。已经无济于事了。
V:我能希望那味道能好转些吗?
J:不,大概你不能。
─────────
V:当Kristoff的身体彻底腐烂后你会怎么样?
J:我不知道。或许我将被拉回灵界?
V:或者依然在这儿,束缚于那些曾是Kristoff的尘埃。
J:你认为那可能吗?
V:对此我知道的比你少。你的精神被这个身体束缚得有多牢固?你能离开它吗?
J:可以,如果我这么选择。
V:你想要离开它吗?
J:我……不知道。
─────────
V:似乎你事实上很喜欢这个世界。
J:是的。我有了我甚至不知如何解释的体验。
V:可惜的是你很快就会崩解。
J:我可以寻找并占据另一具尸体。一具女性身体或许能提供另一种不同的观点,不觉得吗?
V:如果我死在你附近,离我身体远点,听到了吗?
J:记下你的抗议了。
─────────
J:这就是你做的,在这森林里谋杀了那些人……
V:那又怎么样?
J:你做的是错误的。你必须赎罪。
V:我该去对谁赎那些罪?回想一下吧,那些人类已经死了。
J:你必须向人类赎罪。你对他们种族的责难造成了你的愚行。
V:我不会指望那种事会很快发生。
─────────
J:为何你认为没有必要赎罪?
V:造物主啊!又来?
J:因为相信人类加害了你们,你谋杀了他们,但是他们没有。
V:人类对我们种族的加害已经够多了。
J:但是那些人是无罪的。
V:别说那些你不理解的事了,灵!
─────────
J:你是对的,我确实不理解,Velanna。帮我理解吧。
V:(叹气)有……太多的历史了,在我们种族和人类之间,Justice。我该从哪里开始?
J:你可以只对你的行为,你的判断负责。难道对他们来说这套就不行吗?
V:你或许是对的。我不知道。
J:那赎罪呢?
V:当他们赎罪了,我就会去做。
─────────
V:那种赎罪比较适当?
J:你重新考虑过了?
V;我只是好奇,想听听你觉得怎样合适。
J:教导他们。给那些人类看看他们不负责任地摧毁了的东西。
V:如果他们不听呢?
J:那你已经做了你能做的了。
V:这……值得考虑。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Simbelmynë.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