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belmynë
Flower of Always Memory
DATE: 2010/06/02(水)   CATEGORY: Game
Dragon Age 队友对话 Justice篇
原文从 http://dragonage.wikia.com/wiki/Dialogue 上扒得,不保证质量。已完成。
─────────
Justice 与 Oghren
─────────
J:你似乎专注于酒精饮料,矮人。为什么?
O:“酒精饮料?”
J:我拒绝称呼它们为“烈酒”。对你的饮料来说是个羞辱性的词。
O:噢,你是说酒!你得试试这个!
J:如果会让人变得像你一样,我想还是算了。
O:这可是你的损失!
─────────
O:现在你有了具身体,你计划用它来做什么?
J:一如既往,声张正义。
O:如果我突然变成个完整的人,我知道我会去干什么。
J:你在暗示什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O:你可不能更笨了。
J:我们有正事要做。
─────────
O:学术点讲,你已经死了,对不?
J:是的。学术上讲。
O:那你是怎么动起来的?比如说,你是怎么握住你的剑的?
J:我不知道。我只是这么做了。魔法,我猜。
O:然后……呃……就这样动起来了?完好无损?所有管道都没问题?
J:你在暗示什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O:噢,别这样嘛!
─────────
J:你经常谈论人体功能。
O:(咕哝)远非它们发生的频率。
J:但为什么如此关注?我有了个人类的身体,但它可没有提供我这样的娱乐。
O:你有的是死掉的人类身体。下次试试活的,然后我们再来说这个。
J:掌握一具活的宿主?我永远不会!
O:真霉运。那就享受尸体之爱吧。
─────────
O:你有记忆,是吧?Kristoff的记忆。
J:是的。
O:Kristoff结婚了是吧?你也有那段记忆,是吧?
J:是的。
O:啊哈!那么你一定知道我在说什么!
J:我一定会?
O:来嘛!Kristoff一定在那天恭维过南方小马!
J:我不认为Kristoff有见过一只南方的小马,更不要说恭维它。这是什么意思?
O:(叹气)没什么。什么意思也没。
─────────
Justice 与 Nathaniel
─────────
N:你会不会需要换身体呢,Justice?
J:我都没希望过占据这一具。为什么我还要换去另一具?
N:你或许需要,除非你想看起来更像一具僵尸。
J:我……会觉得不要去想这个更好一点。
─────────
J:那种……你说过的想法。更换身体。
N:我想对你来说不是个好话题?
J:这种事情会被允许吗?这不会被认为是可憎的吗?
N:如果是死人的就不会,除非他们需要那身体,Justice。
J:但我仍然可以感觉到曾经活着过的这个男人。我知道他的身体,他的……这不只是具身体。
N:那……很好,不是吗?我宁愿你这么觉得。
J:或许你是对的。
─────────
N:如果你找到了一具活着的身体可以占有会怎么样?
J:即使我知道怎么做,我也不会占有活物的身体。这就像是恶魔的行径。
N:如果那个人是自愿的呢?
J:为什么一个人类能允许这种事情?
N:为了生存。为了爱。或许在一起,你可以做到他们不能一个人做的事情。如果你奉献而不是索取,我会认为你并非恶魔。
J:这……值得考虑。谢谢你,Nathaniel。
─────────
J:你是个盗贼?
N:谁,我?专业地说不是,我的朋友。
J:但你曾因盗窃未遂而被下狱。
N:盗窃那些原本属于我家的东西,它们被不法地拿走了。
J:可信的故事。
─────────
J:你还没有偿还你的罪过,人类。
N:还在耿耿于怀这个?
J:你被释放了,但你没有忏悔。
N:被迫听你说这些算不算足够的忏悔了?
─────────
N:除了衡量公正与否,你会做别的什么事吗?
J:我并不是只在做这个。比如,定义我的本质。
N:那你生来正义?一个小小的,自以为正义的正义的婴儿在灵界爬来爬去?
J:我不是生出来的。我只是就这样存在。
─────────
Justice 与 Anders
─────────
A:我总是很好奇为什么灵会想要找到法师?
J:你是说恶魔。我不是恶魔。
A:恶魔不是那些有了独特个性的灵吗?
J:他们因自己的欲望而堕落。
A:但他们从法师那能得到什么?
J:或许跟我希望的一样:安静。
─────────
J:我注意到你的猫科同伴是你的。
A:他看起来很开心。是不是,Ser Pounce-a-lot?
Ser Pounce-a-lot:(喵!)
J:奴役另一个生物看起来并不公正。
A:他不是个奴隶!他是一个朋友。他也是只猫。
J:一只缺乏自由的猫。
A:别理他,Ser Pounce-a-lot。显然灵界里没有宠物。
Ser Pounce-a-lot:(喵!)
─────────
J:我理解你与压迫手段做的斗争,法师。
A:我躲避压迫。根本不是一回事,是不?
J:为什么不试着阻止你们的压迫者?好保证他们不会去压迫其他任何人?
A:因为这听起来很困难?
J:冷漠是一种软弱。
A:死亡也是。我只是说说罢了。
─────────
J:我相信你对你的法师同伴有责任。
A:这对我来说是不是有点太自以为是了?
J:你看见了压迫,然后现在你自由了。你必须为那些依然受压迫的人寻求自由。
A:或者我可以专心于自己的事,万一教会来敲门的话。
J:但这不对。你有义务。
A:是的,好吧……欢迎来到这个世界,灵。
─────────
A:你是不是说过你可以变成一个恶魔,Justice?
J:我没有这么说过。
A:你说过恶魔是灵因欲望而堕落成的。
J:我没有那些欲望。
A:你一定有某些欲望……
J:没有!停止你的疑问!
─────────
A:我道歉,Justice。我不是想要说你会成为恶魔。
J:当然希望不会。
A:我只是好奇灵和恶魔之间有什么关系。恶魔对任何法师来说都是一种担忧。
J:我不知道是什么造就了恶魔。那种邪恶让我愤怒,但我无法理解它。
A:唔,我希望你永远不要理解。
J:我也是,法师。远比你可能所知。
─────────
Justice 与 Velanna
─────────
V:唔……你的皮肤剥落了。
J:是吗?我没有注意到。
V:我能给你些药膏吗?有什么我能做的?
J:不,谢谢你的好心,但是Kristoff的身体已经死去。已经无济于事了。
V:我能希望那味道能好转些吗?
J:不,大概你不能。
─────────
V:当Kristoff的身体彻底腐烂后你会怎么样?
J:我不知道。或许我将被拉回灵界?
V:或者依然在这儿,束缚于那些曾是Kristoff的尘埃。
J:你认为那可能吗?
V:对此我知道的比你少。你的精神被这个身体束缚得有多牢固?你能离开它吗?
J:可以,如果我这么选择。
V:你想要离开它吗?
J:我……不知道。
─────────
V:似乎你事实上很喜欢这个世界。
J:是的。我有了我甚至不知如何解释的体验。
V:可惜的是你很快就会崩解。
J:我可以寻找并占据另一具尸体。一具女性身体或许能提供另一种不同的观点,不觉得吗?
V:如果我死在你附近,离我身体远点,听到了吗?
J:记下你的抗议了。
─────────
J:这就是你做的,在这森林里谋杀了那些人……
V:那又怎么样?
J:你做的是错误的。你必须赎罪。
V:我该去对谁赎那些罪?回想一下吧,那些人类已经死了。
J:你必须向人类赎罪。你对他们种族的责难造成了你的愚行。
V:我不会指望那种事会很快发生。
─────────
J:为何你认为没有必要赎罪?
V:造物主啊!又来?
J:因为相信人类加害了你们,你谋杀了他们,但是他们没有。
V:人类对我们种族的加害已经够多了。
J:但是那些人是无罪的。
V:别说那些你不理解的事了,灵!
─────────
J:你是对的,我确实不理解,Velanna。帮我理解吧。
V:(叹气)有……太多的历史了,在我们种族和人类之间,Justice。我该从哪里开始?
J:你可以只对你的行为,你的判断负责。难道对他们来说这套就不行吗?
V:你或许是对的。我不知道。
J:那赎罪呢?
V:当他们赎罪了,我就会去做。
─────────
V:那种赎罪比较适当?
J:你重新考虑过了?
V;我只是好奇,想听听你觉得怎样合适。
J:教导他们。给那些人类看看他们不负责任地摧毁了的东西。
V:如果他们不听呢?
J:那你已经做了你能做的了。
V:这……值得考虑。
─────────
Justice 与 Sigrun
─────────
S:有时候,你会控制不住地抽搐。
J:是吗?一定是我和Kristoff腐烂中的身体之间的相互影响。
S:好像你在跳舞。哦,我们得给你点音乐。
J:你有没有想过我可能……会对这种抽搐有点难为情?
S:噢,对不起。你会吗?
J:不会。
─────────
S:你的匕首,还给你。
J:我把这个弄丢了?
S:哦,不。我从你腰带上割下来的。旧习难改,你知道的。
J:偷窃是不对的。
S:只在你被抓到的时候。我需要提醒你我从没被抓到过吗?
─────────
J:我把我的匕首系在了我的腰带上。如果你想要再偷一次,这绳子会提醒你偷窃是不对的。
S:但是……呃,你刚告诉过我我不能再偷了。我为什么还要尝试?
J:我……
S:不管怎么说,你的戒指,还给你。
─────────
J:我确实听说了你已经死了,矮人?
S:可以说是的。
J:我占据的这句身体也死了。
S:我……不认为这是一回事,我的朋友。
─────────
J:有何不同?
S:对不起?什么不同?
J:你的死亡和我的有何不同?
S:我的死亡是象征性的。我加入了军团,因此我过去的生命已经结束。但我猜想死亡会很快抓住我的,别担心。
J:我不担心。我只是好奇。
─────────
J:那你相信你很快就要死了。
S:难道我们不都是?
J:我不会死。不像你那样死去。
S:像你这样的灵在这个世界可以被杀死。或许你也可以被杀。
J:这……是一种令人不安的想法。
S:很高兴有用!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Simbelmynë.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