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belmynë
Flower of Always Memory
DATE: 2010/06/01(火)   CATEGORY: Game
Dragon Age 队友对话 Dog篇
原文从http://dragonage.wikia.com/wiki/Dialogue 上扒得,不保证质量。已完成。
─────────
Dog 与 Alistair
─────────
A:总之,马巴利战犬应该有多聪明?你觉得它们会理解我们说的话吗?
D:(像对话一样地叫)
A:哦,是这样吗?你可能只是在听我的语气而已。有可能你是个完全的傻瓜,我们都知道。
D:(愤怒地叫)
A:嘿。也没人说一个傻瓜不能既可爱又迷人啊。谁是那个可爱迷人的小狗?
D:(开心地叫)
A:无知是福,是吧?教会一直这么教我。
─────────
A:你真的知道这里要发生什么吗?枯潮,内战……我真的想知道你能理解多少。
D:(他快乐地摇着尾巴)
A:我们都是特别的……大部分。即使是你。从某些方面说特别是你。你是马巴利战犬。你守卫着一个最重要的人——
D:(兴奋地叫)
A:什么?
D:(兴奋地叫!)
A:你……你想玩了?但是我在说话呢。为什么都没人听我说话?
─────────
Dog 与 Morrigan
─────────
M:别再看我,杂种。我没有你要的东西!
D:(哀鸣!)
M:为什么一直这样看着我,你这满是跳蚤的畜生?不需要你的时候你能不说话吗?
D:(哀鸣!)
M:我喜欢野生生物的陪伴。但不是臭臭的驯服了的狼。
D:(哀鸣!)
M:而且他很固执!令人发疯!
D:(高兴地叫!)
─────────
M:你吃掉了我整包草药,你这笨狗。别以为我不知道它们去哪了。
D:(不高兴地哀鸣!)
M:这么贪吃,所以是你自己的错。那些草药中有些是有毒的。你得庆幸它们没杀了你。
D:(对话一样地叫)
M:别这么可笑。我肯定不会给你更多了,除非我确实还有更多的可给。
D:(哀鸣!)
M:呃。你有点神经质,动物。你的精神还有很多要改进。你去吧。
D:(哀鸣!)
M:我们会知道的。我保证没事。
─────────
D:(哀怨地叫)
M:还要?我已经给过你了,笨狗。
D:(继续坚持哀鸣)
M:或许你该自己去打猎。作为一个战士你显然不该依赖别人。
D:(开心地叫!)
M:噢,很好。但别告诉其他任何人。
─────────
Dog 与 Leliana
─────────
L:你真是只帅气的狗。每次看到你我都这么想。
D:(开心地叫!)
L:Cecilie女士——母亲去世后我和她住在一起——也有只狗。一只小狗,可以抱在怀里或者放在膝盖上。
L:她被叫作……哦,是的。Bon-Bon。噢,Bon-Bon是个恐怖的家伙。他会躲起来,你知道的,当他看到你过来了……
L:他就会攻击你的脚踝。剃刀一样的牙齿咬在脚踝上……非常痛。
L:他攻击过我一次。抓在我的腿上。我以为是只不正常的老鼠就一踢。Bon-Bon飞去了房间的另一头,撞上了栏杆。
L:他活了下来,但再也没有靠近过我。
─────────
L:我在用墨水记下我们的英勇事迹,我想过该怎么来描述你。你不像我曾见过的任何动物,在你的智力和理解力方面简直像个人类。所以,让我看看……你很忠诚,是吧?这点很明显。非常,非常聪明……也很明显。在需要的时候你很骇人,但其他时候你温和甜蜜得像鸽子一样。而且你也很爱玩……有时候很贪吃——
D:(Dog用一串短促锐利的叫声打断了Leliana)
L:不是?那是谁在一直乞求剩饭?
D:(呜咽)
L:唔,好吧。你不贪吃。你只是……美食爱好者。怎么样?
D:(他高兴地叫着并且摇着他的尾巴。)
─────────
Dog 与 Zevran
─────────
Z:在安提瓦也有狗。他们在街上奔跑,吃些垃圾。
D:(好奇地哀鸣)
Z:是真的。他们几乎被当成害虫。不像费雷登这里。能住在这里你真的很幸运,你知道。
D:(高兴地叫!)
Z:真的。在这里人们制造狗的雕像。他们把你们雕刻进他们的宝座里,还为你们加上盔甲。
D:(高兴地叫!)
Z:但你闻起来还是像只狗。事实上,你闻起来好像有几只狗。
D:(高兴地叫!)
Z:(被逗乐)是的,嗯,无知是福,我想。
─────────
Z:今早我注意到有些狗口水在我的包裹里。
D:(高兴地叫!)
Z:不是我想要谴责你。说真的,我甚至会在一场成功的偷窃后欣赏那种艺术。但是留下那么多口水作为证据?太粗心了。
D:(高兴地叫!)
Z:我就当这是个道歉了。
D:(高兴地叫!)
Z:真高兴你很满意。在同伴中能发现这样的热心真是太非同寻常了。
D:(狂喜地叫!)
Z:我同意。来吧,队友。万岁。
─────────
Dog 与 Sten
─────────
D:(Dog凝视着Sten,尾巴摇动着)
S:我们没有时间这么做了。
D:(Dog继续凝视着,有点更坚定地)
S:不,绝对不行。
D:(呜咽)
S:没时间了。我们还有事要做。
D:(呜咽)
S:(叹气)……好吧。把那根棍子带给我。但这是最后一次了,我发誓。
D:(高兴地叫!)
─────────
D:(叫)
S:我不理解你。
D:(呜咽)
S:……你是在试着想说什么,像是井里有个孩子之类?
D:(Dog给了Sten一个狐疑的眼神)
S:不是?那没关系了……
─────────
Dog 与 Wynne
─────────
W:你是个犬类的帅气好例子,不是吗?是的,你是。
W:哦,但是看那小短尾巴。你是不是想要条更漂亮的尾巴?我能给你条长长的,嗖嗖挥动的尾巴,如果你想要的话。
W:只要挥下法杖然后,呼!尾巴。你会喜欢它的,我保证。
W:又或者你想要个不同的颜色?我们可以在这单调的棕色里加些红色,或者蓝色。或许甚至是紫色。
W:战犬也应该漂漂亮亮的,不是吗?是的,你想要变漂亮,漂亮的狗狗。
W:没错,你喜爱受到注意,不是吗?而且你想要装个鹿角。一条大大的尾巴和鹿——嗨!他……他带着我的法杖逃走了!
W:或许我低估了他的智力。
─────────
W:他们说马巴利聪明到可以说话,也有足够的智慧知道别说。告诉我,我的朋友,这种说法适用于你吗?你有能力说话,但只是选择不说?
D:(他摇着他的尾巴。)
W:嗯……有时候我觉得如果我们能从动物上学到些什么,这个世界应该会是个更友好的地方。在动物王国中没有东西能敌得过人类最坏的品性。
─────────
Dog 与 Oghren
─────────
O:站住别动,你这见鬼的狗!
D:(疑惑地竖起他的头)
O:没错……这就对了,Oghren是你的朋友,现在站住别动……
D:(大叫着跑了)
O:你怎么这么戏剧化!我还没给你装上鞍呢!
─────────
O:好吧,你不喜欢我骑着你。但是这没什么,我有了个更好的主意!一辆战车!这会很棒的!有尖钉的车轮,我的家族标志装饰在上面!实在太棒太强大了!还有你,我忠实的杂种狗战马,会带领其他狗拉着我的战车去到战斗的中心!同时我从旁边砍倒敌人!我们能砍倒几千个!
D:(生气地咆哮)
O:呸!见鬼的狗!你真没眼力!有一天你会看到,我会有我自己的马巴利战车御者小队!还有你!你会后悔你没法加入战斗!
─────────
O:别那样看着我,狗。你应该抬起腿逃跑,免得变成一双新靴子。
─────────
O:看看你该去的地方,见鬼的狗!有一天肯定有人要来踢你,畜生。我不说谁,只说有人。
─────────
O:嘿,你这笨蛋狗杂种。你看着我要干嘛?你最好走开,你这超级见鬼的可能变成大堆便便的家伙。
D:(愤怒地咆哮)
O:哈!以牙还牙了,狗杂种。大概有什么造就了费雷登这种需要狗朋友的想法。同伴和同盟。不需要那些巨大的,笨重地走来走去的魔像了,是吧?就我俩说一句,我觉得那些魔像比起他们的价值要更麻烦。真遗憾在他们塑造出魔像前要忍受这么多痛苦。
─────────
Dog 与 Shale
─────────
S:我在监视你,狗。你知道在那个村子里你们种族在我身上撒了多少尿吗?而我能做的就只有站在那里无助地看着。如果我看到你的一条腿向我这个方向抬起来一英寸——砰!
D:(困惑地哀鸣!)
S:我很高兴我们有了这项协议。至少你们种族还可以讲理……不像那些可恶的长着羽毛的魔鬼!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Simbelmynë. all rights reserved.